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创业失败的纪录片,关于创业的纪录片有哪些

2023-10-4 15:10| 发布者:网赚吧顾问| 查看:67| 评论:0

摘要:  这群孩子的父母,都在广东打工,本来还有说有笑地走在放学路上,可一提起在外打工的父母,珍珍留下了眼泪。                  它是武胜的一个农业大县。外出打工的人很多。县城留守儿童多。这些留守 ...

  这群孩子的父母,都在广东打工,本来还有说有笑地走在放学路上,可一提起在外打工的父母,珍珍留下了眼泪。   

  

     

  

  它是武胜的一个农业大县。外出打工的人很多。县城留守儿童多。这些留守儿童也是外出打工的人。最让人担心的问题是,当初去东莞打工的刘永芬,和陈秋芬同年结婚,次年生下一女。   

  

     

  

  因为外出打工,女儿只能呆在家里,成了留守儿童。和大多数农民工一样,刘永芬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。婚后,她们没有像表姐一样自己做生意,而是随丈夫来到浙江温州继续打工。   

  

     

  

  刘永芬的丈夫杨开云是店里的电焊工,工资比在厂里上班还高。杨开云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稳定在店里,刘永芬不停地换工作,但都是做工厂女工。就这样,夫妻俩在温州待了5年。   

  

     

  

  本以为日子可以这样过下去,没多久意外就发生了。县城里的茶馆,是村民老人进城时聚在一起喝茶打牌的地方。这一天,刘永芬的公公带着五岁的孙女上街买菜。下午,他来到茶馆,开始和一帮朋友打牌,把孙女留在一边,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。   

  

     

  

  然而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孩子突然不见了。沉迷于打牌的爷爷没有注意。直到玩完牌,他才意识到孙女不见了。焦急的爷爷问遍了茶馆里的所有人,却没有人注意到孙女的踪迹。直到这天晚上,那个失踪的孩子还没有任何消息。老人赶紧告诉在温州的儿女,孙女走丢了。   

,一听到这个消息,刘永芬夫妇俩顿时感到绝望。

他们连夜从温州赶回了老家,到家时, 已是孩子失踪的第三天,但依旧没有孩子的任何消息,他们匆匆来到了派出所报案,报案之后,一家人也没有放弃自己寻找的希望,他们来到孩子走失的地方,想从中了解到当时的信息,可却无功而返。

或许是孩子做错了公交车?带着这样的猜想,杨开云给公交站打电话询问,售票员说,自己的确见到一个孩子站在车站,一边哭一边找爷爷奶奶,这让刘永芬夫妇激动起来,难不成真是自己的孩子。

他们立马到现场打听孩子下落,可在售票员的确认下,这个在车站哭泣的女孩,并不是自家的女儿,而是附近的一个小孩。如今,没有了任何线索,究竟要在哪里去寻找孩子呢?

丢失孩子后,爷爷非常自责,他一直没有放弃,每天去县城四处寻找,县城的每个车站,每个街道,只要是人流量多的地方,他都贴上了寻人启事。

与此同时,在当地电视台,他们也播放了三个月的寻人启事,但都没有回音,

几年来,老人一直没有放弃,发了退休金,就立马花钱打听孩子消息,这些年他花了很多钱,即使希望渺茫,也一直没有放弃。

孙女的丢失,让老人愧疚不安。而刘永芬,在寻找女儿无果后,又回到温州,开始了边找女儿,边打工的生活。

另一边,陈秋芬的西裤店,生意很稳定,虽赚不了大钱,但也足够生活,每月除了基本生活开销外,也能存下一点钱,生意终于走上正轨,本该安心过日子的陈秋芬也焦虑起来,因为自己五岁的儿子,性格上出现了问题。

陈秋芬儿子一直在老家,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老人落伍的教育方式和溺爱,让儿子除了爷爷奶奶,不愿意与人交往,整天粘着老人,寸步不离,孩子的性格变得很内向,也非常孤僻,这是乡村很多留守儿童,常见的心里问题。可是陈秋芬必须待在贵州赚钱,只能时不时打电话回家,关心一下儿子近况。

妹妹的西裤店稳定之时,姐姐陈凤英,第三次创业又失败了,此时她回到四川老家,等待新的创业机会,2007年春节后,陈凤英夫妇接到一个电话,他们在西藏开饭馆的时候,认识一个朋友,这个朋友告诉他们,在他的老家云南,有一个新的赚钱机会。

于是陈凤英夫妇告别亲人,再次出发了,或许已经习惯了父母常不在身边,又或许是已经长大懂事,当初那个父母离去总是哭闹的女儿,这次却没有哭,而刚刚长大的弟弟,却不停地哭闹起来。

看到这一场景,陈凤英很不舍,但没办法,赚钱养家和陪伴孩子,她只能选一个,这次创业,他们压力重重,朋友告诉他们,对他们来说,这是一个陌生的行业,一切都要重新开始,而开了十年餐馆的陈凤英夫妇,也厌倦了那样的日子,想要试试新的创业方式。

带着所有积蓄,他们来到了云南大理,与朋友李玉东一起,代理一家知名品牌铝合金商店。几个月后,大理祥云县上,他们的新店开张了,开张仪式非常热闹,

此刻,夫妇俩非常激动,再也不用像曾经开餐馆那样辛苦了,

对这份新的事业,夫妻二人满怀信心,然而现实却给了他们沉重一击,他们每天在门市等待客户,然而却几乎没人上门,就这样,生意很冷清,没有收入,就不能继续投资,可在这艰难的时刻,合伙人说好的15万资金,却还没到账,所以门市需要承担的所有风险,都由陈两口子承担。

李玉东也没办法,自己并不是故意拖欠,而是当地一家公司,拖欠了他,27万工程款,而这家公司已经宣布破产,他常跑去要钱,可公司一直说没钱。这天,刘进伟和李玉东,来到一家律师事务所,想向律师寻求帮助。

律师告诉他们,由于合同上没有签署还款日期,所以还款时间不确定,他们需要向法院提起诉讼,相关部门介入,方便随时查账,而公司再接工程,有了工程款时,他们的欠款就有还回的机会,律师的建议,让他们重燃希望,立马向法院提起了诉讼。

没多久,在他们的努力下,终于拿到了被拖欠的工程款,他们期盼这笔资金,能让生意不好的门店,红火起来。然而,新的资金并没有带来新收益,生意还是如从前一样,没有一点起色,他们费劲心力,到处联系客户,情况也没有好转。

因为对这个市场了解不够,他们不得不再次放弃这次生意,另做打算,在亏损两万多元之后,又回到了四川老家,这个春节,三姐妹从不同的地方,纷纷回到了老家过年,虽然不知道这次春节后,他们的人生又会怎样,但一家人的团聚,也可以使在外劳累了一年的他们,休息一段时间,陪陪父母和孩子。


陈秋芬儿子的教育问题该如何解决?陈凤英接下来又该去哪儿?刘永芬的女儿,最终能被找回来吗?



三姐妹的故事,我们下期接着讲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图文热点

热门推荐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